¤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南海僧伽 > 正文

一代高僧:具德长老

发布者:admin     来源:南海佛教网

 

    具德和尚(1600—1667年),清初著名僧人,字具德,名弘礼,亦称“具德礼”,俗姓张,会稽(今浙江绍兴)人,张氏为越州巨族,具德系明末清初著名史学家、文学家张岱之族弟,从小随父兄移居杭州,既不善章句儒学,又不好经营生计,“喜与黄冠导引之士游”。后在吴山紫阳洞遇到一位苏姓道人,终日瞑目危坐,有人同他说话,他也不理,见男女围绕在他身边,挥走他们,众人对他莫测高深。具德和尚见了,大奇道:“这就是我的老师了!”遂拜其为师,学习道家的修炼导引之术。于是,一连数月,他在苏师身边勤学苦修,于是,将苏师之学“尽其底蕴”。苏师大喜道:“此真仙骨非凡流也!”

  

     可时间一长,具德和尚发现,苏师之“息养”之方,本于天台宗之“小止观”(止观为佛教术语。即禅定与智慧的合称。指抑制心理因俗念而产生的妄想,使心保持平静、稳定,以集中心思去观察和思维,达到佛教的智慧境地。天台宗的鼻祖智者禅师最重视止观法,认为这是达到领悟修行的基础,他还认为有渐次、不定、圆顿等三种止观法的分别,而以圆顿止观为天台宗的宗旨之一),当时,有一位西方僧人得知智者禅师的的止观法后,说这与《首楞经》相合。具德和尚就去读《首楞经》用来印证那句话,读过之后,有所醒悟,说:“我所守者,正生死,本非出生死之正路也。”遂辞别苏师,到普陀山,依宝华庵仲雅师祝发修习《楞严经》。一天,读经时遇到难题,去问仲雅师。仲雅师说:“我只能断句,不知经义呀。”

  

    具德和尚想:若不解经义,读之何益!便辞师渡海,到玉山的仲庵法师处听讲《楞严经》。这时,他听说云门宗的湛和尚将在金粟寺讲经。具德和尚先湛和尚到了金粟寺挂单,等在那里听湛和尚讲经。谁知湛和尚却圆寂了!当时元汉和尚在该寺开席讲经,具德和尚就在座中听讲,昼夜苦参本来面目。他到无人处,苦思冥想,疑问不已。一次,一抬首,见案头有一面镜子。他见到了镜中的自己,这时,背后有一同参猛地推了他一下,说:“照破你老面皮!”他忽然开悟,疑团顿豁,到方丈室呈解大为,得元汉和尚称赏。自此,他的机思迅利,应对敏捷,同辈僧人都对他产生敬仰之心。

   

    元汉和尚见他法像轩昂,便带到了苏州的三峰寺。在寺里,具德和尚充当圊头,管理菜园厕所,苦行力作,无不身任,十七年后终于彻底得悟。

明崇祯八年(公元1635年),守师丧毕,具德和尚到了杭州的灵隐寺,从谭吉弘忍禅师,协撰《五宗教》。弘忍禅师示寂后,具德和尚曾一度到各地云游挂单,在会稽、扬州、高邮等地开坛说法。

  

    如果说永明延寿禅师是中兴灵隐寺的话,那么,具德和尚可以说是重兴灵隐寺,其规模远比永明延寿禅师时大得多!灵隐寺再度被称为“东南第一山”!

灵隐寺重兴之后,具德和尚命弟子戒显当了住持,自己退居杭州的双径寺,颇有“功成、名遂,身退”之意。清康熙六年(公元1667年),赴扬州天宁寺为巨渤和尚封塔,衲子云拥,应机说法,千言不竭,七日后圆寂,有《语录》三十卷行世。

  

    具德和尚之家风如此高洁,他自己在《具德老人自题像赞》里却说:“者汉不会禅,不会教,马面驴首,随人所好。谓是元要,主宾初无,与么仿效。谓是杜撰差排,却又千差一照。及至被人推上法座,真个可说只得呵呵一笑。且道笑个什么?笑道无形本寂寥!”

 

 

 

南海佛教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备案号:琼ICP备13000058号
copyright [@] 2012-2017 海南省佛教协会,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