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南海僧伽 > 正文

一代高僧:慈明法师

发布者:      来源:南海佛教网 


 

    慈明法师,俗名陈万超,字福如,法名道参,江苏省高邮县人,清光绪三十年(1904-1991)生,六岁独自走进高邮县普提寺,因母意不肯,乃又返家住守三年,三年之后,重返普提寺,恳求了庆禅师剃度出家,法名慈明。

    一九三四年,慈明法师于南京龙潭宝华山隆昌律寺受具足戒,一九三七依扬州高寺来果老和尚名下参学,其间十几年中潜心钻研禅宗,戒行过人,某年江苏省邗江县瓜州镇组织众人兴修水利,慈明法师一次担土八百斤,瓜州镇为他颁赠奖旗。旗上绣有:“八百斤”之字,并另外赠送一根特制的桑树扁担,从此他便有了“八百斤”的绰号,一九八一年回到安徽省九华山,苹身住东崖幽冥钟亭,每日撞钟念佛不止,一九八六年转到九华山上禅堂禅修,严守戒律,常手执方便铲。

    一九九零年十月慈明法师预知即将西归,传行脚僧大弟子德贵法师从祁门来山,十一月二十六日于爱徒交待后事,并留一偈:“忘我戒生灵,是如不变迁。真持亦放下,谁住叹空也。”话音刚落,含笑西归,世寿八十六岁,其弟子按所嘱装缸保存遗体,农历乙亥年浴佛节四月初八,开缸启视,跏跌端坐,肉身未腐,毛发无损,需眉可见,果呈瑞相,异香扑鼻,遂供奉于九华山肉身宝殿北侧地藏禅寺内。

    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三。据传,在他出生时家中异香满堂,檀气阵阵。父亲知是奇兆喜悦万分。其母信佛教,供三宝,吃斋戒杀,慈明幼年时便受佛教熏陶。6岁那年,即独身涉足本县普提寺,跟曾在少林担任过武术教头的了庆禅师学武,得到了庆禅师的真传。13岁时,因哥哥分家而随母生活。16岁辞别母亲到普提寺剃度出家,师了庆和尚,法名慈明,字同悟。后在南京龙潭宝华山龙昌寺求具足戒,1952年参学扬州高寺来果老和尚足下。这里道风好,慈明用功坐禅,心胸坦荡,宽厚仁慈,博得来果老和尚的器重,由汤约,饭头升至僧值。六十年代初,大兴来安徽九华山,先后在双溪寺、百岁宫下院修心念佛。 “四清”和“文革”运动期间受“左”的路线影响,被迫离山到铜陵大通镇,靠磨剪子铲刀、拾粪和做桶匠来谋生。
编辑本段苦修正果
 
    1980年九华山对外开放,1981年,慈明法师回到了离开多年的九华山。为弘扬佛法,同时也为了表达他对九华的一片爱心,他到佛教协会,请求会长安排他去海拔800公尺的钟亭,撞钟三年零六个月。会长认为这是个好事,便同意了他的请求。在那一千多个日日夜放里,慈明始终伴随在巨大的幽冥钟旁,一下接一下、一声一声撞着钟,钟声响遍了九华。三年半的时间到了,慈明法师的法心也获得了圆满。九华山佛教协会改派他到正天门灵官殿任住持。灵官殿不大,殿内连个菩萨都没有。由于经济紧缺,生活条件自然也就很差,加上慈明法师年迈体弱,所以常生病。幸好有个九华山上的皈依弟子,名叫杨有余,每天从别的寺庙弄饭给他吃。但每餐饭慈明都坚持付饭钱,不白吃,因他知道其它的庙宇也都急需要钱来维修。在有限的经济条件下,他省吃俭用,硬是将破烂不堪的灵官殿修葺一新,并且新塑了两尊灵官菩萨,耗资一万余元。对佛教上的事他开怀大度,对自己却十分吝啬。一们资深的老尼说:慈明法师一生中从未穿过一双象样的袜子,晚年在灵官殿时有时还赤着脚,一件补钉打补钉的僧服麻袍,夏抵烈日,冬遮风寒,足足穿了几十年,日子过得俭朴又清苦。

    他平时喜戴合掌帽(又称济公帽),手持方便禅,说话瓮声瓮气,令来山的不法之徒望而生畏,因此在他呆过的寺庙治安状况都很好。慈明法师生前曾遇到许多灾难和不平之事,为此三次跳江自杀,还曾被人用毒药害过,但由于他造化大,最终都化险为夷。九华山佛协副会长比丘尼常洁说:“后山大兴老人,前山慈明法师(九华有着前、后之分),一个在八十年代圆寂,一个在九十年代坐化,生前在九华山上都是不起眼的出家人,可他们才是真正出家修心的人,数十年的默默苦修才获得了正果”。

    1990年农历十一月二十六日晚六时,慈明溘然而逝。六十八岁高龄的孝徒德贵法师亲自装殓入缸,封缸后,就置放在灵官殿他生前居住的小房间里。后来由于这是通往金地藏肉身塔必经之处,又是山林之中,太阳下山之后,怕人们行走到这里想起殿内有个死去的和尚而感到害怕,德贵等人又才将缸抬放在灵官殿上首山坡的万佛楼旧址上,四周砌上砖块加以保护。

南海佛教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备案号:琼ICP备13000058号
copyright [@] 2012-2015 海南省佛教协会,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