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南海新闻 > 南海佛教 > 正文

“中国那烂陀大学”南海佛学院的前世今生

发布者:      来源:南海佛教网 

  

 

  1500年前,人类历史上第一所佛教大学古印度那烂陀大学建立,吸引了全球各地成千上万的学者慕名求学,成就了光耀古代亚洲乃至世界的佛教中心和学术中心。这座举世闻名的佛教最高学府,也永远铭记一位名垂青史的中国高僧——玄奘大师。

 

  1500年后,在碧波万顷的南海之滨,福地仙境的南山之麓,南海观音的慈辉之下,一所雄浑壮美的佛学院,再度向全世界的佛弟子敞开了怀抱,她突破了疆域的限制,突破了信仰的山地,圆融了汉传、南传、藏传佛教三大传承,肩负着让中华佛教走向世界,为全球佛教界培养新型优秀佛教人才的重任,开启了世界佛教的大融合、大交流、大发展。

  

 

 

  金色9月,这所被媒体誉为“中国的那烂陀大学”,将迎来世界各国慕名求学的佛弟子,从此掀开中华佛教弘传海内外的新篇章。从2014年南海佛学院立项,到最终建成招生,这所注定将充满传奇的佛学院,也将铭记一位中国当代高僧——印顺大和尚。

 

  9月初的一天,在这所天人和合的佛学院里,《南海观音》执行主编彭晓云有幸与印顺大和尚进行了一场对话,揭开了这座中国惟一圆融三大佛教教学、惟一对海外招生的佛学院的神秘面纱。

 

  缘起:开启“南海佛教”的智慧

 

  南海佛学院的缘起,要先从“南海佛教”说起。印顺大和尚遥望着浩瀚的南海,缓缓地说:“佛陀是两千多年前的古印度人,但是他创立的伟大佛教,超越时间与空间,像这浩瀚无边的大海一样,具有无限的包容之心,所以佛教里讲‘众缘和合,万法归一’;同样,中国的古人也拥有海纳百川的包容思想,历经数代,凿空了中西方文明交流的丝绸之路,为人类古文明的大融合、大交流做出了杰出贡献”。

  

 

  人类的包容心究竟有多大呢?印顺大和尚讲了一件听起来很“荒唐”的亲身经历:2014年我出访英国,在伦敦教区与主教马希尔有一次会面。本以为只是短暂的礼节性会面,结果,一谈三个多小时,连饭都忘吃了。一个和尚和一个主教究竟聊些什么呢?我当时给他背了一首约翰·邓恩的诗: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整体的一部分/……这让主教非常惊讶也非常感动,虽然远隔重洋,远隔宗教,远融种族,人类的爱心没有分别,人类对和平的向往没有疆界,人类对未来的憧憬没有边界。“那一天,我和主教聊得特别开心,晚上他邀请我去教堂做一场弥撒,一个和尚到教堂里面做弥撒本身就很‘荒唐’,更‘荒唐’的是他把大主教的金色宝座让给我,他自己搬一个小凳子坐旁边。可见,人不分南北古今,都拥有比海洋更广博的胸怀,‘南海佛教’就是人类胸怀与佛教精神的结晶”。

  

 

  “南海佛教”是近几年才出现的概念,印顺大和尚提出这个概念,正是源于对中华文化海纳百川精神的理解,对佛教万法因缘和合的理解。印顺大和尚曾在 2016 年的博鳌亚洲论坛宗教分论坛上提出:“南海佛教”是一个大概念,既有历史文化的元素,又囊括了大地理范围。具体地说,它的历史包括了佛教从海路传入中国之始,其流传区域超越了我国固有的领土,对外涵括了东南亚地区的佛教,对内包含了南中国的佛教,所以今天的“南海佛教”不仅仅是一个地理概念,也不是一个空间概念,更不是一个简单的历史概念,而是一个以中华佛教为中心,向外广泛辐射,跨越了茫茫大海而互通曲直的辽阔和开放式的“大佛教圈”。“南海佛教”的共同信仰是佛陀,佛教是最倡导和平的宗教,凭借共同崇拜佛陀的愿力,可以让各国佛教徒手牵手心连心,共同促进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对于海南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发展国际旅游岛而言,“南海佛教”发挥什么样作用呢?印顺大和尚说:“跟其他‘新海上丝路’沿途的南方省市相比,海南在经济总量上一时难以超越,但海南最大的优势、无可比拟的优势就是海。特别是这几年的南海问题集中,海南在中国乃至世界的地位愈发显得重要。南海周边大多是佛教国家,海南完全可以通过佛教文化这一纽带,打破南海周边国家现有的人为设界,为维护南海和平稳定作出积极贡献,使南海真正成为和平之海、祥和之海”。

 

  升座南山寺方丈5年来,印顺大和尚弘法的重心放在了与东南亚佛教国家的文化交流方面:2013年4月,主办“中日韩三国佛教友好交流会”;2014年倡议成立南海佛学院;2015年首次举办了博鳌亚洲论坛宗教分论坛,并连续三年出席论坛,发表了一系列的精彩演讲,展现了新一代中国高僧的风采;2016年10月,在三亚南山寺主持了澜湄流域六国25个城市的负责人共祈和平的祈福法会;2017年9月,“中国那烂陀大学”南海佛学院正式开学……

  

 

  当笔者问及现在仍有人质疑“南海佛教”这个概念在历史上是否立得住时,印顺大和尚给出了充实的佐证:中华佛教史上最早出国西行求法的法显大师,就是坐船从斯里兰卡经南海回到祖国;日本人誉为“文化之父”、“ 律宗之祖”的唐代高僧鉴真大师,也是从南海东渡到日本传法的;唐代著名旅行家与翻译家义净大师,也是从南海出发的;经南海乘渡抵达中国的外国僧人就更多了,达摩祖师就是从印度渡海到广州,再北行传法的,广州光孝寺早在南朝时就接纳过从印度航海来的真谛大师;唐朝国师不空法师,斯里兰卡人,来中国也是过南海而入的……南海佛教是实实在在的,里面充满了深厚的历史内涵,是中华佛教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 21 世纪的今天,重提“南海佛教”有什么现实的意义呢?印顺大和尚说:“南海周边的欠发达国家,现在都面临一个最头痛的问题,那就是从农耕文明进入现代文明之后,地域政治、经济建设、生活方式、思维模式、信仰形式等方方面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有的社会秩序被打乱,新的模式又没有建立起来,国家该何去何从?中国在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历程中,已经摸索出一条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也建立了自己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我们可以将这些成果与经验,与南海周边欠发达国家人民一起分享,为他们带去实实在在的利益,助推他们的经济发展,共建亚洲的新繁荣时代。因此,我们要让‘南海佛教’这条看似固化的疆域,变成一条充满活力、集历史与文化、传统与现代为一体的无边疆域,让‘南海佛教’继续焕发出生机,为和谐亚洲和谐发展做出贡献”。

  

 

  缘合:学习南海观音的慈悲

 

  三亚南山寺是中国最南端的庄严道场,这里供奉着世界最高的海上观音圣像,新建的南海佛学院就在观音慈目的抚照之下,在南山寺晨钟暮鼓的伴随之中,熠熠生辉。据佛经记载,观世音菩萨曾立下十二大愿,其中第二愿是“常居南海”,为的是救度泛海有情。可见,菩萨的悲心如海,也可见南海与佛法的殊胜因缘。正如印顺大和尚说,“我们要学习观音菩萨的精神,慈悲没有国界,爱心没有疆域,中华民族日益复兴,国力日益强盛,更要给予他国帮助、尊重与友善”。

 

  作为“南海佛教”的首倡者、南海佛学院的创办人印顺大和尚,可以说是东南亚、南亚诸国中最有影响力、感召力的高僧之一。这些年来,他把中国人民的真诚友善、中华佛教的博大包容、观音菩萨的慈悲精神,带给了泰国、尼泊尔、斯里兰卡、柬埔寨、老挝等国的信众。泰国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柬埔寨国王西哈莫尼、尼泊尔女总统比迪娅·德维·班达里、斯里兰总理维克勒马辛哈、柬埔寨首相洪森等各国政要以及各国僧王,都跟印顺大和尚结下了深厚的友谊。2011年,泰国王室还授予印顺大和尚“泰国华僧大尊长”称号,这是泰国王朝建立以来,首次为汉传佛教中国大陆僧人授予的尊贵称号,也是泰国政府和佛教界对印顺大和尚多年来为中泰交流所做贡献的高度肯定。

  

 

  从2014年开始,印顺大和尚组织海南、深圳等地的民间组织、爱心企业和善信居士,带领中国专业医疗队,连续3年开展“爱心光明行”活动,为尼泊尔、斯里兰卡、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的数千名白内障患者实施复明手术,让他们得以重见光明,开创了中国民间组织慈善行动走出国门的先河。

 

  在谈到“爱心光明行”行动时,印顺大和尚还记得2016年海南省政府组织的那次“爱心光明行”活动:“当我为柬埔寨的一位老人家解开纱布时,他紧握着我的手欢呼:天啦!我又看见了!是中国恩人给了我一双眼睛!”,“一个白内障患者,有一天重见光明,他一定会感激给他光明的人。对于一个外国人来说,什么是中国?你说什么他听不懂,你做什么他却能看到”。

 

  “爱心光明行”慈善活动很好地践行了“一带一路”倡议,获得了尼泊尔女总统比迪娅·德维·班达里、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柬埔寨首相洪森等领导人的高度赞赏,誉之为“佛教界勇于承担社会责任,传播佛陀大爱的典范”。

  

 

  同样,作为佛陀诞生地的尼泊尔蓝毗尼,自印顺大和尚升座尼泊尔中华寺方丈以来,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时的中华寺不通电、不通路,基本生活设施破败不堪,甚至连安全都成了问题,当地一些极端伊斯兰教徒见佛像就砸,见庙就拆。经过印顺大和尚六年弘法利生,不仅中华寺焕然一新,整个蓝毗尼都因中华寺而发生了令人欣喜的改变:在中国政府的帮助下,蓝毗尼进行了科学的规划和建设,新建两所学校、两家诊所,当地 20多万百姓基本上可以讲一口流利的汉语。2017年尼泊尔普拉昌达总理在出席博鳌亚洲论坛期间,听说印顺大和尚正在博鳌举办大型唐卡展,特别改变行程,专程参观了唐卡展,以此表达他对中国政府的感谢和中国佛教坚定的信心。

 

  缘成:中华佛教走出去的新征程

 

  2017年6月,《环球时报》一篇《“中国版那烂陀大学”让印度郁闷》的报道,在国内外引发强烈反响,悄悄筹建了三年的南海佛学院和低调的创院院长印顺大和尚,直到此时才出现在公众视野。

  

 

  从2014年提出构想,到批建、选址、兴建、招生,再到今年9月正式开学,南海佛学院仅仅用了三年时间,“而位于印度比哈尔邦的原版那烂陀校园——10年前就开始筹建,仍在455英亩的沉闷空间中止步不前”(引《环球时报》文)。这让海内外媒体大为震惊,称赞这所“中国版那烂陀大学”的建设 速度,再次见证了“中国速度”、“海南精神”!

 

  为什么佛学院会选址海南三亚南山?印顺大和尚说:“三亚是海南‘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点,近年来,三亚在文化、金融、交通、旅游等方面已经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区域优势也越来越明显。而且,南山文化旅游区是建国以来最大的5A 佛教主题旅游区,是‘世界佛教论坛’四大永久会址之一,供奉着世界最高的海上南海观音圣像,通过提升观音文化,完全可以将佛学院打造成为东南亚国家信仰交集、道德交集、文化交集的平台”。

  

 

  南海佛学院位于碧波万顷的南海之滨,福寿吉祥的南山之麓,这里有中国最碧蓝的天空,最湛蓝的海水,最纯净的空气和最开放的佛学教育,肩负着“让中华佛教走出去”的重大使命。南海佛学院由国际著名建筑大师姚仁喜先生精心规划设计,占地 618.18 亩,可满足3000人精进学修。

 

  “悲智双运,中道圆融”,这是印顺大和尚为南海佛学院亲题的院训。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佛学院高僧云集,大师荟萃。佛学院礼请藏传佛教领袖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和南传佛教领袖泰国代僧王、现任泰国高僧委员会主席颂德·帕·摩诃拉查曼克拉赞长老担任名誉院长,老挝僧王摩诃温·丹隆本长老、柬埔寨大宗派僧王狄旺长老、柬埔寨法宗派僧王布格里长老担任高级顾问,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原校长周其凤,中国科学院院士、同济大学原校长裴刚,中国工程院院士、香港大学原副校长李焯芬,两届诺贝尔化学奖提名候选人、香港理工大学原校长潘宗光等担任客座教授。

  

 

  僧才兴,佛教兴。中华佛教走出去,关键是培养一批新型僧才。在这个全新的时代,南海佛学院将遵循教育规律,借鉴人才培养经验,秉承佛教教育特点,创新佛教教育理念,加强佛教界与学术界的交流合作,借助普通高等学校的优势教育资源,走佛教教育规范化、正规化之路,让中华佛教走向世界,为全球佛教界培养新型优秀佛教人才。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朋友圈,佛教界也是一样”。印顺大和尚说,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涵纳汉传、藏传、南传三大佛教传承的国家,因此中华佛教走向世界,不应以某一体系佛教向外展示,而应以涵纳三大体系的中华佛教面貌走向世界。南海佛学院将进一步加强与南海周边国家佛教文化交流,打造面向东南亚的佛教文化交流基地,构建“南海佛教文化圈”,让南海佛学院成为联结东南亚乃至世界佛教文化的民心纽带,服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未来南海佛学院,将会邀请其他宗教在这所佛学院里进行思想的对话和文化的交流。在印顺大和尚看来,“一个宗教不可以代替另一个宗教,相反,君子和而不同,不管是哪一种信仰,哪一个宗教,都可以携起手来,增进众生的福祉,为社会传递正能量”! (文:《南海观音》记者彭晓云,图:南海佛教)

南海佛教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备案号:琼ICP备13000058号
copyright [@] 2012-2015 海南省佛教协会,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