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南海新闻 > 专家论佛 > 正文

谭世宝:从“獦獠”的音义形论惠能成佛的伟大革命意义

发布者:      来源:菩萨在线 

    作为獠民或其后裔的瑶民,既然重狗崇狗,并且将其祖先神化为犬首人身,那么,他们自称为“獦獠”(尽管这一称呼来源于汉语),亦如汉人自称为“龙的传人”,不但不含有侮辱之义,反而含有一种神圣、自豪的意义(笔者提示:在西方文化中,“龙”是怪诞、恐怖的恶兽)。对于外族人来说,倘若尊重獠民的文化抑或以平等之心待之,即使称其为“獦獠”,亦当不含有侮辱之义。


    笔者认为,此说有部分是合理的。五祖与惠能的对话提及“獦獠”,绝对不会包含违反佛教众生平等的侮辱、贬损之意。笔者不能苟同之点,就在于其没有证据证明惠能是“重狗崇狗”之“獠民或其后裔的瑶民”。古人有称其为“獦獠”、“樵采獦獠”,而无称其为“犬獠”之例,岂无原无故哉! 即使作为部族之名称姓氏,“獦獠”的“獦”也不能读作ge2,作“短喙犬”解,称之为“犬獠”。正如笔者上文所证:《说文》在“猲,短喙犬也”的释义之后,明确注其音为“曷”声。并引《尔雅》曰:“短喙犬谓之猲獢。”还有五代徐铉为“猲”字加的反切注音:“许谒切”,故在今普通话应读作xie1。在这种情况下,“獦”就是“猲”的俗字。而“獦獠”的“獦”为正字,应读作lip3,作族姓解。当然,姓氏含有犬旁本身并不含有贬义,正如有人姓牛、姓马、姓羊、姓鸡,名龟、名狗、名猪者,何足为怪?又何足为贬?至于“獠”不应读作liao2,而应读作lao3,粤音近古作lou2,早已经成为岭南地区诸方言对汉獠等各族平民男子的通称,后来至今多写作“佬”,与“仡佬”族无关。因此,“獠”字既可能是出于对其惠能“卢”姓的还原,也可能是出于当时对岭南平民男子的通称。


    总而言之,“獦獠”之称充其量只能表示惠能原来很可能是岭南新州的具有獠人血缘与姓氏的平民百姓。其父母已经取得汉姓及其早立惟求作佛之觉悟与大志,通过面试对话及作出顿悟的成佛偈,获得五祖的印证传法以及日益得到广大信众的认可,证明其实已经成为中国的佛祖,是汉化佛教孕育出来的最伟大的佛教革命领袖。


    虽然,五祖与惠能的对话提及“獦獠”,绝对不会包含违反佛教众生平等的侮他和自侮之意。但是,并不代表当时不真正懂得佛理,还未对自身的佛性有所觉悟之人,尤其是世俗社会的大多数人没有严重歧视“獦獠”的成见。在传统的印度中天竺为世界的佛教中心,中原为中国的中心的传统思想的双重约束下,由汉至唐初的漫长历史时期,中国从来没有人敢公开说自己要在现世追求成佛作祖。即使是在实际上已经成佛作祖的五祖,也没有做到这一点。而比惠能出身高贵而且拥有书本文化知识高很多的神秀,更是做梦也不敢想到自己可以顿悟成佛。由惠能初见五祖即宣称“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远来礼师,惟求作佛,不求余物”的豪言,引发五祖与惠能有关“獦獠”可否作佛的对话及其结果,真正做到既打破了印度为世界佛教的中心之成见,又打破了北方中原为中国佛教文化中心之成见。于是乎由自称及被称为“獦獠”的岭南人惠能成佛作祖开始,开创了中国所有步其后尘获得觉悟的禅师皆能成佛作祖的佛教革命新时代。

 

 

南海佛教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备案号:琼ICP备13000058号
copyright [@] 2012-2015 海南省佛教协会,All Rights Reserved